腐书社 > 我是女神我无所不能 > 98. 好心肠与坏心肠
  充当监牢的小棚子并不算特别简陋,顶上盖着油布,石头垒成的矮墙底下是一堆干柴,很可能是为了应付这里短暂的雨季。

  阿初安之若素地坐在柴堆边上,向后一靠,把破烂的草帽盖在脸上,枕着双手,再懒洋洋地翘起二郎腿,直接闭目养神。

  “小朋友,塞缪回来的时候记得来叫我。”

  负责押送的杰克兄弟对视一眼。

  哥哥杰克看了看手里的锁链,没有依照惯例用铁楔子钉在旁边的大石头里,而是系在了柴棚的柱子上。

  他总觉得,这锁链和铁钉,跟那看似牢固的手铐脚镣一样,都没啥太大作用。

  而且,在没见到塞缪大哥之前,这个女人肯定不会愿意离开。

  是的,“愿意”,她愿意留下,老派克才能不费吹灰之力地把她锁住。

  “你找塞缪大哥有什么事?”杰克不禁问道。

  如果这个女巫真的认识塞缪大哥,那塞缪大哥很可能会被当作是女巫的同党。

  这种指认基本无法靠自我辩解推翻,也肯定找不到证明清白的证据。

  最后的结果,只会是塞缪大哥被抓起来,当作冒险者们邀功换钱的战利品。

  塞缪大哥一直对他们兄弟两人照顾有加,他不希望看到他出事。

  “他家里人托我给他带个口信。”

  阿初的声音从草帽的缝隙里漏出。

  “我答应过要当面亲口告诉他,所以,抱歉,暂时不能告诉你口信的具体内容。”

  杰克有些惊讶:“你只是来传个口信?那你为什么要承认自己是女巫?”

  阿初随口说道:“因为他们问了啊。”

  躲在杰克身后的弟弟哑鹿扯了扯哥哥的衣角,杰克拉住他的手,安抚地拍了拍。

  想了想,杰克走到柴堆边上,蹲下来凑近了一些,好奇地小声问道:

  “那这么说,你真的是女巫?你会魔法?你认识魔鬼?”

  阿初向来懒得回答重复的问题,杰克也聪颖地察觉到了这一点,犹豫了片刻,试探地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