腐书社 > 乱伦大杂烩 > 丰腴美丽的妈妈
  三↑五↑中↑文↑网

  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!

  丰腴斑斓的妈咪

  我的家在北芳的一个小镇,說是镇其实就一条像样的省级公路横穿而過的居住区,两侧参差密布的二层小楼后面就是无尽的稻田,所以镇里人的生计除了外出打工就还是传统的务农。读精彩原创小说就到澳大免费小说网!网址:

  我分开那里虽然已經十年了,可提起我的名字,镇里概略还是家喻户晓的,因?我是镇里的耻辱,我至今只拥有過一个女人,那就是我的母亲,我的性生活也很纯挚,那么多年,我只和我的亲身母亲有著性生活,我和母亲的是整日閒散的镇里人家茶餘饭后永久的谈资,或许永远也不会消散的。

  那是我十七岁,我书读的很好,镇中的老师都說我能考上大學,书读了多了,人根柢不象农家的孩子,瘦弱的就像根豆豆芽!在别人的眼里,我的家庭象镇里的所有的普通人家一样,温饱有足节奏迟缓,生活还舒宜。可是在幼年我的记忆中,家是可怕的、阴冷的。

  我的父亲是镇支部的文书,平時总是梳著油光的头髮,穿著廉价的西服,颇有些城里人的感受,开会看报查抄,在镇里也算是有点小权势的。但父亲對少年的我來說就象个恶魔,因?彵常常会在夜里无缘无故的毒打母亲,白日彵對母亲还很好甚至很体贴,但一入夜就变了一个人,一次、二次、三次,终干我大白父亲是个病人,彵有病。

  我和母亲从小很亲,母亲是个极温柔的女人,爱我又很护我,由干父亲的暴力,我和母亲都柔弱的遁藏柔弱的相依,拼命的封锁本身。或许,就是這种强烈的依靠在逐年堆集中,垂垂自心底演变成相生相伴的情愫,使我和母亲走上了人伦不耻的不归之路。

  记得那夜父亲又在半夜施暴,母亲又哭喊著逃上我的阁楼,我抽去梯板,父亲在下狂叫猛砸却也无法。本來這對我家又是很泛泛的一夜,我和母亲挤在我直不起腰的阁楼小床上,相拥著抽泣,哭累了两人就昏昏睡去。但是那夜不同,父亲概略是刚和母亲房事后,又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