腐书社 > 大叔 > 第13章 意乱
    苏云司在孟南家调养了两天,隔壁就是自己的家,他却一次都没有回去过。只是有时候试卷做着做着,他会望向窗外出一会儿神。

    他每天都醒得很早,靠在书桌边,能看见父亲开车离开梨花巷,驶往城郊的工厂。母亲大概也跟着去了,家里总是空荡荡的,窗户紧闭,窗帘拉紧,暗暗的,很压抑。

    但孟南家不一样。他是个很有生活情调的人,客厅里隔三差五就会换一捧花,阳台上种着紫罗兰和粉色飞溅彩叶芋,主卧和客厅都装着落地窗,阳光照进来,温暖而明亮。

    苏云司有时候坐在办公椅上做作业,有时候坐在客厅里柔软的地毯上靠着沙发背书,孟南时不时上来看看他,给他带一盒饼干,或者用店里的竹编花篮铺上一层吸油纸,放上几个黄油牛角包。

    笔尖在平整的纸面上沙沙作响,留下一行又一行工整漂亮的数字,演算到一半,速度又慢了下来。

    这两天苏云司总是走神。

    他总是在怀疑。

    怀疑自己是否配得上这种程度的幸福。

    孟南关了一天半时间的店,第三天生意依旧火爆,忙得几乎没有上楼的时间。苏云司看着茶几上的日历,确认了一遍今天是星期三,学校安排的周考日期。

    他昨天就和孟南提过要回学校,被孟南一票否决了,说什么也要再观察两三天。孟南这个人脾气好的时候很好说话,关键的问题却总是说一不二,态度强硬得可怕。

    手上的绷带雪白雪白的,看样子被人精心照料着,就像阳台上那些花草绿植一样。苏云司手上的伤口已经基本愈合了,结了新疤,新肉生长的时候有种难受的痒意。

    这种痒让他联想到植